新闻中心 news center
Very authentic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
如何应对高利贷逼债+实战案例
发布时间:2020-12-15   浏览:2595次

  案例介绍:Z老板的情况并不复杂,银行原有债务1.3亿,借了3000万过桥三天,日息千分之四,结果银行未续贷,变成了1亿银行债务+3000万高利贷,结果高利贷上门天天堵,好不容易拼凑着还了300万,又从6个小贷公司那里借了500万,共还了800万,但高利贷说这个是先还利息再还本金,还有本金2500万,并告知又拖欠了利息100万。

  高利贷用各种手段逼迫他,持续几个月时间,从焦作到郑州到北京,每天追着他到处跑。借到的500万小贷又陆续到期,银行又有一笔即将到期···

  于是,他的人生突然变成了地狱,每天被高利贷、小贷和银行追着跑,公司没人管,好员工开始离职,其他员工一盘散沙,眼巴巴等着他发薪水,供应商和客户逐渐开始感觉到他的公司出现了问题,供应商不给账期,要求款到发货,客户不敢打预付款,甚至故意拖着不付应付账款。父母转移,子女转移,老婆不堪重压,试图自杀,他的人生可以说陷入了绝境。

  一、我们坚持一个原则,只要有2笔以上高利贷就不碰。因为高利贷就像个烂泥塘,搞不好会把自己陷进去。

  但2014年,我们却受理了10几个客户,并已经成功帮助10几个客户从泥潭中挣脱,另有一个即将从泥潭中抽身。

  改变,源于一个月前发生的一件事。

  有个朋友打电话告诉我,高新区有一个老板离世了···

  因为我认识这个老板,知道他的死因。简单的说,就是被高利贷逼死的!

  三天后,我又听说了许昌一个老板同样死于心肌梗塞,原因相同。

  我让助理找了一下这几年因为不堪逼债而跳楼的企业家,一张张档案被列了出来,山西鑫龙集团董事长赵恩龙(债务6亿),辰能哈工大高科总经理赵庆斌(债务6亿),珠光集团董事长卢立强(债务4.2亿),温州正得利鞋业董事长沈奎正(债务4.3亿),包头惠龙集团董事长金利斌(债务未披露),湘潭恒盾集团董事长王检忠(4.3亿),还有不久前华润万家的高管一家四口跳楼···血迹斑斑····

  一、怎么办呢?

  高利贷的思维逻辑是:不逼你你就不给钱,所以往死里逼。

  结果,逼导致死!

  逼债的方法很多,每个处于困境中的老板,都以为自己是痛苦的,到我这里纷纷控诉高利贷逼债的可怕——骚扰、跟踪、威胁、恐吓,导致他们全家鸡犬不宁,天天漂在外面不敢回家,家人受到各种伤害,精神高度紧张,接近崩溃边缘。

  每次我给他们讲完如下案例之后,他们的神情就会放松很多,原来还有比他们更凄惨的——被人身拘禁、暴力对待,灌辣椒水,口香糖封耳朵等等折磨。

  这帮高利贷滥用私刑,无法无天,闻之令人震惊,胆寒。

  在债务的零和囚笼困局里,就会出现如此残忍暴力的结果。

  如果打破思维的零和假设,去掉囚笼,化解之道就出来了。

  解决的方法就是:盘活——盘导致活!

  盘活的方法就是金融手术!

  我们将展示三个案例,在金融疑难杂症中,银行抽贷就意味着得了癌症,而有高利贷就意味着中度癌症,而如果有3-5笔短期高息民间借贷,那基本上属于重度癌症,如果牵涉非法集资,基本就定性为绝症。本文三个案例,分别是中度癌症、重度癌症和绝症。

  二、案例一:Z老板

  把Z老板的融资台账、债务情况和资产情况,股权结构,利润率等分析完,20分钟我就给他出了套方案,两周之后手术完成,一个月后他就摆脱了困境。

  这是个较为复杂的金融手术,简单的说就是五部曲:

  第 一步,脱壳。第二步,复工。第三步,股权套现筹集资金。第四步,灭火,用债权转让的方式。第五步,回购旧公司,恢复正常。

  这五部环环相扣,每一步都由一系列的协议和文件组成,并将各种利益主体整合进来。这个老板很幸运,他的高管很能干,脱壳之后,就带领团队恢复生产,带来很好的收益,之后他找了个朋友来认购这家公司的一部分股权,套现了一笔资金,然后我们又安排另外的代表用这笔资金,去找高利贷洽谈,收购其债权——债权转让价格就是本金打8折,利息全部不计。经过几轮谈判,终达成了协议,在我们的律师见证下,签署了债权转让协议,灭火完成!

  然后他用新公司收购老公司,恢复生产,恢复正常。

  三、案例二:B老板

  B老板曾经是个大的房地产商,但见到我的时候,他正在债务之中苦苦挣扎。他的资产还是很大,但债务也很大,正常评估,他的资产依然大于债务。但,他已经没有现金,楼盘已拿到预售证,还需投入资金才达到交房条件,他还拖欠了工程款9000万,银行欠款有3个亿,民间借款有6000万,还有违规收客户的购房款2000万,客户已经起诉,民间高利贷追着他跑,银行很着急,承包商已经停工,也追着他跑。

  他所遭受到的待遇差不多,曾经被灌过辣椒水,他的车已经被开走抵债,他的房子已经被别人住了。他一度想过要跑,但觉得不甘心,毕竟自己还是资大于债的。

  给他做在建工程抵押的银行行长,给行长建议了一套“扛债”的思路,之后跟行长一起拉了一个大佬进来玩了一个债权转换的游戏。

  简单的说,找了一家上市公司的母公司,银行给上市公司的母公司A公司授信,A公司提供一部分抵押物,银行给他一笔授信,这笔授信委托借款给B老板,B老板还银行的款,但是在建工程不解押,以该在建工程做抵押物,以A公司的名义借出同样金额的款项。之后,开始处理高利贷问题,A公司跟B老板签署一份承债收购意向书,约定B老板将房地产的股权全部转让给A公司,其所有债务全部由房地产公司负责偿还,A公司提供担保。之后B老板和A公司共同召集所有民间债权人开了一次债权人大会,要求将利息改成银行基准利率,如果同意,当场换签协议。经过一番会议沟通,在强大的气场下面,债权人全部跟房地产公司换签了协议,之后,A公司跟B老板签署了承债收购协议。

  于是,银行不良贷款问题解决了。A公司没花自己一分钱(只用了银行授信),就收购了一个优质资产,未来可以往自己下面的上市公司里面装。债权人有信心了,已经偿还了一部分,还有一部分由上市公司的母公司担保。

  四、案例三:L老板

  Z老板案例是中度癌症,B老板案例是重度癌症,而下文要谈的L老板,那就是绝症了,因为他除了以上这些问题,还有个大问题:非法集资——从200多个自然人(涵盖员工、高管、亲友、客户、民间高利贷)那里集资了3个亿!

  数额特别巨大,情节特别严重,怎么办?

  河南非常道科技有限公司接受了这个挑战。

  为所有处于苦难中的老板们祈福!


  • 18839162801
    一键拨号
  • message
    短信咨询
  • map
    查看地图
  • ewm
    二维码